2014-03-31

【台北市】軍艦岩.丹鳳山小縱走

久仰軍艦岩大名已久,可惜一直遲遲未登頂過。這座海拔不到兩百公尺的小山嶺,不但擁有特殊的地形環境,又能夠飽覽台北盆地風光,這回當然不能再錯過囉!


來到因榮民總醫院而人聲鼎沸的石牌,通往軍艦岩的步道四通八達,可從榮總後頭或陽明大學起登;為了避開就醫人潮,我決意選擇後者。在立農街二段附近停妥機車,進入
陽明大學正門。









陽明大學校區幅員遼闊,椰林夾道、花木扶疏,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國立大學。





半路途中,遇到一對帶著小孩的夫妻,他們問我:「軍艦岩怎麼走?」呃,問錯人了吧,我也是第一次來耶。其實只要遵循「親山步道」的路標走,包準不會迷路。




通達榮總的隧道。



從隧道旁往山坡上行、過個彎道,步道起點就近在眼前。



據說早年的步道是原始的砂岩階梯,後來市府為了推動親山步道,重新翻修成這個模樣。


記得曾聽老師抱怨過這些新鋪的「高級」石塊,對地質都會造成相當大的破壞,沒有經過慎重考量。



美觀之餘,我卻聽到大地在哭泣。


拾級而上,視野漸行開闊。迥異台北其他山徑的特色在於,步道四周盡是裸露、堅硬的砂岩地表,因位處東北季風入口、長期受到風化作用,呈現出鐵褐色紋路。



遇一涼亭,是軍艦岩步道唯一的休憩點。
回望唭哩岸山,別名「小軍艦岩」。


威靈頓山莊。
不到二十分鐘、聽聞喧嘩聲,想必軍艦岩近在咫尺了。



遠觀矗立於層層山巒間的軍艦岩,像不像一艘在樹海中沉浮的軍艦?



文化大學與軍艦岩。

軍艦岩屬於兩千多萬年前沉積的木山層,這裡原本是濱海地區,經過海水的長期沖刷之後、沉積成雪白的砂礫,再經過造山運動而隆起。

受到七星山、大屯山拂來的東北季風影響,地處季風入口的軍艦岩,雖然標高不到兩百公尺,冬天卻比其他地方要來得冷,造成植物生態帶大幅下降。也因此這兒除了低海拔常見的植物蕨類外,還可以看到中高海拔的高山植物,甚至連海濱植物都能見到蹤跡。



攀上潔白的巨岩環顧四方,視野果然相當良好。只是風太大,差點站都站不穩惹 ~

坐著吹風賞景,或者仔細觀察岩石的紋路及結晶,軍艦岩本身即是絕佳的自然地質教室。


俯瞰威靈頓山莊。

停駐在軍艦岩、到處趴趴走的鴿子。
灰濛濛的文化大學與紗帽山。
鳥瞰天母一帶。
往淡水河、基隆河匯流方向眺望,今天能見度沒有想像中的好。


身為情侶口中的「拍拖」聖地,夜遊摸黑來此看夜景,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呢。

由於越來越多人登到岩頂、趕緊撤退,往情人廟 (照明禪寺) 的方向前進。

軍艦岩全貌。


往照明寺的山徑依舊保持著原始面貌,時陡時緩,沿途林蔭蔽天、清風徐徐,杳無人煙,行走其間很是愜意。


打印亭。

不知其名的野花。



髮夾彎。



大約半個小時後、來到另一端登山口,步道對面即是照明寺。


興建於1960年代左右的照明寺原名照明宮,俗稱情人廟。據說會被稱作情人廟的原因,是因為廟中曾有牛郎織女雕像,並規定於七夕才對外開放,吸引眾多情侶來此參拜、祈願,盛名遠播,一躍成為北投著名觀光景點。


可惜照明宮日後經營不善,產權轉移至佛教界,「宮」改為「寺」、改俸釋迦摩尼,牛郎織女像不知流落何方,沉寂了一段時間,從旅遊地圖上消失。

情人廟的對聯,上有牛郎織女泥塑。

近幾年廟方試圖重振情人廟時期的盛況,在舊有的許願池邊興建許願亭,還真有那麼點號召力。只是除了這點以外,照明寺已經找不大到昔日情人廟的蛛絲馬跡,僅聞鐘鼓木魚聲。



從照明寺角落的步道續登舊小百岳丹鳳山



穿越綠色廊道,遇一岔路。結果我被指標上的「丹鳳山」騙了,那是往山腳下走的方向。



算了算了,這次無緣登頂,等下次唄!


散發古樸氣息的水泥步道,途中有一條通往新北投的野徑,弘法大師岩就在裏頭,可惜忘記進去探訪了。所以說出發前功課要做足啊!






丹鳳山山勢圓緩、植被以琉球松為大宗。松樹蘊藏油脂,容易引發火災,因此過去曾屢次火燒山;又因受到東北季風影響,草木重新生長緩慢。


果不其然,去年九月這裡又發生火燒山。半山腰枯木遍布,光禿禿一片。看來一切又得從頭開始了。




丹鳳岩,當時我以為這裡是丹鳳山山頂。

 難道這就是丹鳳岩?怎麼跟想像中不太一樣?
北投盡收眼底。


有如寬螢幕般的遼闊視野。


經過丹鳳岩所處的台地,開始一路下坡,沿途怪石纍纍。


那排仿綠竹的水泥圍籬裏頭,記得好像有座章嘉活佛舍利塔。



丹鳳山步道接近尾聲,隨即進入荒廢頹圯的陳濟棠墓園

于右任親題的墓誌銘,遭人噴漆破壞 (郝柏村?)


陳濟棠(1890 ─ 1954),廣東防城人,官拜陸軍一級上將,參與北伐等戰役無數,乃國民黨資政、戰略顧問,人稱「南天王」。1949年隨國民政府遷台,最終客死異鄉,葬於此地。



陳氏後代將骨灰遷離,墓園疏於管理、陷入荒煙漫草之中,石獅遭竊。儘管牌坊頹圯、水池乾枯,這處墓地仍可以遙想出當年的壯觀規模。

精雕細琢的巴洛克風格噴泉,鋪設完善的石板步道,過去曾與泰山陳誠墓園 (今辭修公園)、巴拉卡公路的于右任墓園齊名。上回才去過泰山的陳誠墓園、只差于右任未去,就能夠補齊三位國民黨大老的墓園了!



抵達陳濟棠墓園入口,今日的軍艦岩、丹鳳山之旅告一段落。



往捷運奇岩站的方向下山,順道參觀中和禪寺的巨石林。


因為正好就在路邊、交通方便,巨石林過去是港台古裝、武俠電影的熱門取景地。


從台語片興盛年代到朱延平的《新烏龍院》(釋小龍、郝劭文主演),中和禪寺前的巨石不知在大螢幕上出現多少遍了。







從奇岩派出所走至捷運奇岩站,然後搭捷運回石牌。



捷運石牌站前、立於清乾隆年間的漢番界碑,這個古碑即是「石牌」的地名緣起。



出站以後,接著步行回立農街附近牽車。耗費一整個下午的軍艦岩、丹鳳山小縱走,不會太累,反倒還意猶未盡哩!

【旅行地圖】


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軍艦岩、丹鳳山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