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5-23

【苗栗縣】大湖鄉.侯孝賢影迷地圖



適逢草莓盛產季節,週末假期的大湖,外環道路總是車水馬龍,被來自各地的遊客擠得水洩不通。事實上,若你能遠離觀光客群聚之處,走往河階台地上的「裡」大湖,會發現真正的大湖是如此靜悄悄,充滿庶民生活氣息。







大湖市區不大,但古風依舊。走在中原路老街,不分晴雨靜靜佇立的雙層老街屋,成排站崗街道兩側;樸拙優雅的磨石子立面,向我們吐露大湖過往的繁華歲月。








中原路的街屋除了有些還在做生意外,不少仍是民宅。午後時分,耆老拉張籐椅在門前閒談,牆柱邊有狗兒打盹,空氣裡瀰漫著讓人放慢腳步的氣息。這正是大湖的魅力,簡單、輕鬆、不慌不忙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大湖是侯孝賢早期作品當中,不可或缺的重要配角。






侯孝賢早期的成長電影是極為迷人的,尤其是《童年往事》。這部以導演童年至大學聯考前的回憶自述,進而反映那段特殊年代的重大歷史事件,是部極為優秀的半自傳作品,並且廣受全世界華人導演喜愛。《童年往事》除了在侯導老家高雄鳳山及嘉義舊監獄宿舍群取景外,拍過《冬冬的假期》的銅鑼、大湖,《兒子的大玩偶》竹崎、淡水等,又再度以不同的角度入鏡。本片足跡遍布西台灣,可以看作侯孝賢取景地的總集合。





來自廣東省梅縣的侯孝賢導演,是不折不扣的客家子弟。會選擇苗栗銅鑼及大湖兩大客家庄取景,完成《冬冬的假期》及《童年往事》兩部名作,怎麼想都是理所當然。在展開侯導電影場景巡禮以前,我們先到著名的勝春小吃店填飽肚子。





鄰近萬聖宮的勝春小吃,起家日子可追溯至西元1901年,是一家傳承三代的百年老字號。壅塞迷你的鐵皮屋店面,聞香而來的饕客總能讓店裏頭高朋滿座。老闆一家三口忙進忙出,炒菜的大聲吆喝、端菜結帳同時進行,整個小店熱烘烘的。結果一問之下,備受推崇的水晶餃售罄,只能說來錯時間了。




由於人多,故等候出菜良久。電視播送庸俗卡通,桌上免洗餐具的塑膠套隨著電風扇胡亂飛舞。終於,我點的板條和薑絲炒大腸上桌了。滿滿的香菜及韭菜,再加油蔥下去調理,香氣撲鼻;薑絲炒大腸亦然,地道客家風味

【勝春小吃】

地址:大湖村中山路70號
電話: 03-7992417






簡單吃了個粗飽,繼續遊逛大湖。如同公館、卓蘭,大湖同樣是個極為低調的歷史小鎮,許多日據時期興建、隱藏於綠樹掩映間的木造民宅仍保存完好,屋主有用心整理,實屬典範



當然也有岌岌可危的。忠孝路的一幢日式建築,屋瓦代換鐵皮,紅磚牆外大大的「出售」字樣,不免叫文史愛好者憂心忡忡。




◎場景1:鳳山軍人之友社 | 大湖電信局遺址

《童年往事》有一幕,阿孝咕 (游安順) 和同伴在「鳳山軍人之友社」打彈子,耳邊是副總統陳誠大斂的廣播快訊,窗外則為滿臉哀慟的外省老兵們。老人家聽到屋內傳來年輕人的嘻鬧聲,心情不是滋味,便拿最「猴」的阿孝咕開刀,逼他罰站思過。但叛逆青年的反抗隨即爆發。隨後,阿孝咕一行人投擲石子,砸碎軍人之友社的玻璃窗後逃逸。

我們可以透過影片,窺見「軍人之友社」的建築小巧典雅,不過實際位置不在鳳山,而是大湖。因為正門左上方的門牌號碼露了餡 ── 大湖鄉忠孝路20號。那麼這棟老屋還安在嗎?



很不幸地,它已經變為一處空地。查過網路上許多資料,絲毫不見對於這棟和風宅邸的任何論述。話說,你不覺得這個「軍人之友社」似曾相似、好像也在另外一部侯孝賢電影裡登場過?沒錯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《悲情城市》(1989),回收作為小上海酒家的外觀使用。




侯孝賢曾經於《悲情城市》的專訪裡,提及自己如何選景:「我是看到一個地方,覺得不錯,就把它給框下來。像大湖,是林家的家 (小上海的場景),當地有一個電信局,那個地方準備要拆了,我就把它改一改,陳設起來,反正要拆了,申請通過之後,我們就把它改成電影裡需要的場景,就拍了。」 透過這段文字便能得知,這幢是日據時期大湖的電信局。如果那時候人們有維護古蹟的觀念,或許就可以逃掉拆除的命運吧!




◎場景2:阿孝咕等候吳素梅的客運站 | 新竹客運大湖站

抱著惆悵的心情離開已經消失的電信局,往中正路商圈走去。這個街區是大湖最熱鬧的商業中心,鄉公所、農會郵局、市場、醫院一應俱全,新竹客運大湖站遷往他處前也在這裡。






青年時期的阿孝咕,也會去追隨心愛的女孩子,那是一個叫吳素梅的女生 (由我最喜歡的侯導謬思辛樹芬主演)。阿孝咕喜歡騎著單車,一路跟蹤她,甚至跑到她家門前賣弄車技。影片中吳素梅下車的客運站,已聽不見巴士行駛的聲響,取而代之的是便利商店的「叮咚」和「歡迎光臨」。


◎場景3:阿孝咕追求吳素梅 | 客運站小徑

客運站一隅的林蔭小徑,在《童》片裡出現兩次,皆具有影響劇情的關鍵性作用。在美術組精心的安排下,安置幾台人力車和沒生意就打盹的車夫,再加上熱情似火的陽光映照,完美捕捉五零年代的南國夏日風情。





一旁店肆的老闆娘看到我對這條小巷走走拍拍,好奇探出了頭:「少年耶,你在拍什麼啊?」畢竟在別人民宅前拍照有些失禮,所以我上前表明來意,說這條小巷以前有拍過電影。「唉呦!對啊,以前這裡拍過電影。你會來拍這個,這是特別!」老闆娘打趣地笑說。





物換星移,滄海桑田。遠處的大湖分局已改建現代樓廈,連左側行道樹都少了數棵,但整體的輪廓還是在的。《冬冬的假期》有幕空景也帶到這裡,可能因此種下導演再次於此取景的主因。






《童》片的尾聲,阿孝將情書交給吳素梅後轉身要走、她將他叫住,淡淡的說:「欸,等你考上大學再說。」自此,浪蕩叛逆的阿孝咕,認真準備起大專聯考。


我很喜歡這場戲。不但辛書芬難得開口講國語 (另外一部是《尼羅河女兒》),而且這應是所有談愛情的成長電影當中,最「寫實」的一次回覆。當然,他們身後那幢破舊民宅,也已經被改建了。




◎場景4:吳素梅遠去的身影 | 合作街

客運站旁的小巷宛若捷徑,與平行的合作街形成T字形路口。合作街兩端分別接壤大湖的主要幹道,一頭是中原路老街,另一頭則為民生路。《冬冬的假期》裡的彈子房,即座落在合作街與民生路口。

◎場景5:彈子房 | 合作街、民生路口

《冬冬的假期》裡,小舅 (陳博正) 帶著女朋友 (林秀玲) 和冬冬到小鎮上的彈子房玩。初次打撞球的冬冬,不停地揣摩要如何把球打進洞;沒了電燈泡,小舅和阿姨兩人躲進彈子房的角落深處,傳來曖昧難辨的笑聲。




好吧!大人做大人會做的事,冬冬只好繼續一人打著撞球。此時,兩名行為可疑的男人在彈子房外探了探頭,隨即離去。冬冬心頭一驚,跑出去望著他們走遠的背影。他們不就是在涵洞打劫別人的通緝犯嗎?







侯導一向善用畫外音,這場分鏡的處理同樣厲害,盡顯大師風範。當然,電影也不能缺少好的製片,劇組轉景的時間掌控很是重要,《冬》片的選景便相當高明。小舅獨自搬出去住的民宅,就在彈子房旁邊幾步路而已。




◎場景6:老街 | 永樂街

小舅不小心讓阿姨懷孕了,對方家屬上門要錢賠不是,惹得阿公 (古軍) 生氣地把他驅逐家門。愛子心切的阿嬤 (梅芳) 私底下偷偷救濟小舅,冬冬也會幫忙送東西給小舅。小舅口中的「老街」,真實名稱為永樂街,不在銅鑼而在大湖。



《冬》片裡風光明媚的「老街」早已被新建民宅團團包圍,遠處蓊鬱青山也遭遮擋,可謂面目全非。唯一的蛛絲馬跡僅剩通往小舅家的石階。



◎場景7:小舅家 | 永樂街2巷民宅

這片緊鄰大湖溪、建於斜坡上的傳統聚落,連穿梭其中的石階都甬道都有編號 ── 永樂街2巷。冬冬的小舅家即為下坡後的第一戶人家。




現今的小舅家,徒剩斷垣殘跡,新的鋼柱已經立起,之後可能就永遠消失了。赫然發現,那張「恭賀新禧」春聯貼的位置與這部三十多年前的電影完全相同,真是意外的巧合。






永樂街上另有一處廢墟老屋「傅生醫院」。傅生醫院建於1917年,由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、地方仕紳傅波 (1889 -1938) 所創立。從外觀規模和簡潔有力的刻字浮雕,可以想見這是間很了不起、經營有聲有色的私人診所。









根據侯導選景的「即興」慣習,他和朱天文會安排劇中永樂街稱「老街」,說不定在暗指這裡是大湖最早開發的市街。另外,傅聲醫院也與第八藝術有些許關聯。默片甫傳入大湖時,就有商人利用醫院前廣場放映《火燒紅蓮寺》,並由地方保甲詹明能擔任「辨士」來說明劇情。如今醫院淪於荒煙蔓草之中,可能是當時候的人們始料未及的吧!


詹宏志有次與楊澤對談,曾這麼形容侯孝賢:「他提供的是邁入工業時代的一種鄉愁,是一種夕陽無限好的美學,也是一種頻頻回首呼喚的哀傷。他是感喟的詩人,誕生之際最好的時光已然消逝,最美麗的故事和人物都是已經傾頹毀壞 (或正在失去) 的類型,侯孝賢捕捉了角色的進退失據,捕捉了時代的感傷心情。」無意間為這趟影迷朝聖之旅,下了合適的註解。

最後以不知名的原因,以高重黎導演年輕的面貌收尾 (喂!)

【旅行路線】

勝春小吃 → 電信局舊址 → 新竹客運大湖站 → 客運站旁小巷 → 合作街 → 彈子房 → 永樂街 → 永樂街2巷  傅生醫院

【旅行地圖】



※影片截圖之版權歸屬於所屬電影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