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3-15

【日本東京】序章.入住池袋櫻花旅店

猶記得去年的這個時機點,最令我激動的,莫過於我的長片劇本首度入圍優良電影劇本獎。或許對於眾多一同入選、資深的業界前輩來說,僅是司空見慣的小事,但對我來說,卻有著很大的鼓舞作用。那種感覺很難形容,大概就是那種「啊呀,文筆那麼差勁的我,原來也可以寫劇本啊」的古怪感受吧!


創作確實需要機緣。長期對於自己喜歡的題材不斷地鑽研,各種細節的極致考究,無形之中竟成了這回撰寫劇本的養分。我一向偏愛文學性濃厚、結構嚴謹,具有史詩氣質的電影。《悲情城市》、《亂世兒女》、《黛絲姑娘》都是我相當喜愛的作品,大衛連亦然。

故事背景起於二戰前夕至二二八事件為止,敘述一名虛構的台籍青年畫家赴日求學、學習西畫,精益求精,並與來自中國的留學生、本地的教授千金,產生了一段介於友誼和愛情之間的情感糾葛。一場難解的三角愛戀,卻逃不過大時代的瞬息萬變,歷史的洪流注定沖散了他們。

東京、台北,是故事中出現的兩大城市。而畫家求學的學府,即是著名的上野美術學校,大家最熟悉的陳澄波,即是這所學校的優秀學生。此次的日本東京行,最讓我興奮莫名地,就是逐一拜訪那些經過田野調查的真實場景 ── 我猶如劇中的畫家,漫步在我筆耕下的公園,眼觀那些出現在我劇本中的建築,朝聖主角們生活的街巷、戲院。曾經的空想,如今的真實,遊走於想像與現實之間,多麼美妙的時空交錯!

重溫劇本,除了對畫派演變的考究,當時的辯士文化、崇尚德國電影,乃至日常庶民的流行娛樂,重大的歷史事件,全都描繪得鉅細靡遺。我不禁感嘆,人生還需要囤積多少精力,才能再寫出這樣的大作?目前暫時是寫不出來了。我缺乏才華。

早上八點半,台灣桃園國際機場。



造訪東京,作為人生地不熟的自助行遊客,加上應同行親人 (哥哥、堂姊、姊夫附贈小屁孩) 的強烈要求,不免俗地還是要去逛台灣人會去的景點,例如晴空塔啦、雷門啦等等。像我每天遠眺台北101,雖不曾上去過,但好歹得要留影紀念,證明自己來過。「典型的觀光客心態!」我在心中自己嘲弄了自己一番。

我親愛的哥哥則力推秋葉原 (Akihabara)。對於一個自稱「阿宅」而感到自豪的男人而言,麥加之於伊斯蘭教,那秋葉原就是宅男心目中的聖地了。旅行時,我們東一句 Akihabara、西一句 Akihabara,因為聽起來很潮。可是到現在,我還時常記不起來。


搭乘大約兩個半小時的班機,終於平安降落於成田機場。我們的首要步驟就是往 JR EAST Travel Service Center 跑,因為要購買 NEX 成田特快的票券,最重要的是,那裡通中文。我常常糗我哥,喜歡日本的動畫,卻連一句日語也不願意學。


從成田到東京市區最迅速的方式,NEX 成田特快是絕佳選擇。不但方便、快速、停靠大站,而且一個小時內就能抵達東京。外國遊客在遊客中心購買的來回優惠套票,成人4000日幣,小孩2000日幣,算是划算。


台灣的機場捷運蓋那麼多年,通車日仍然遙遙無期;反觀日本,高速鐵路早已駛進國際機場多年!我們到底還要落後多少呢?


我們的下榻旅店位於池袋 (Ikebukuro),所以是一路搭到終點。搭車沿途,經過了出現在我劇本裡的東京車站,雖是地底,但也要從車廂內透外留影,當作我心中的第一個「高潮」。



池袋西口,不自覺就聯想到《池袋西口公園》。走出池袋車站,由於天色漸晚、自然無心到處遊逛,只想趕快安頓下來,好紓解舟車勞頓的疲勞。步行大約十分鐘,我們來到櫻花旅店 (Sakura Hotel Ikebukuro)。這間旅館是堂姊安排的,經濟實惠又乾淨舒適,提供wifi、旅遊資訊齊全,不少台灣背包客都推薦來此住宿。


對面的餐廳,房客只要花320日幣就能早餐吃到飽。可惜自己很不推薦,如果你喜歡純吃抹醬吐司配咖啡的話。



注意到中華民國國旗沒?看來台灣的上客率還挺高的。當晚,我們邊吃熱食邊看綜藝節目,記得內容是談德國背包客遊東京喜歡帶什麼回去。當外景拉到櫻花酒店外頭時,猛然一驚。我們果然住進不得了的地方。


◎池袋櫻花酒店 (SAKURA HOTEL IKEBUKURO)

地址 : 〒171-0014東京都豊島区池袋2-40-7
電話 : 03-3971-2237
 http://www.sakura-hotel-ikebukuro.com/j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