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5-02

【台北市】尋訪王秀杞

從車水繁忙的仰德大道岔進通往新安里的靜謐巷弄,循著綠蔭掩映、蜿蜒的山徑高低起伏,大約十分鐘的車程,眼前頓時豁然開朗起來──四面環山、芳草長綠,外雙溪悠悠流淌,零星農舍點綴其中,蔚藍穹蒼之下,青山翠谷的優美勝景叫人心曠神怡。

古稱「燒庚寮」的新安里,是一處常跑陽明山的台北人都不一定知曉的秘密境地。當地最具傳奇色彩的事蹟,即是日據初期「抗日三猛」── 簡大獅的藏身之處。

二十世紀中葉,這裡則因孕育出雕刻家王秀杞而享譽盛名……


之所以會知道王秀杞,是從一本民國75 (1986)  出版的旅遊書讀到的。書上標題寫著「王秀杞石雕公園」,做了簡單的文字簡介,隔頁還放了張年輕時代的王老師正在工作時的情景;最底層的旅遊小錦囊,草率地寫著:如欲參觀,請先預約,然後附上當時只有七碼的電話號碼。

小時候就很愛翻閱旅遊書的我,因為時常翻到這一頁,便對這個名字留下深刻印象;爾後成長的過程裡,我不斷在台灣各處公共空間看到王秀杞的雕刻作品,這個名號持續在我腦海中打轉,不曾間斷,心想總有一日,一定要親自上山拜訪本尊。

機會終於來了。

王秀杞雕塑藝術園










初春時節,細雨綿綿,我鼓起勇氣打電話請安,說明來意以後,王老師決定在百忙之中,抽空與我見面。我開心極了!造訪當日,不但沒有降雨,陽光普照猶如炎夏般燦爛,蟬兒似乎分不清季節,已提早發出了聲。或許是在替我高興吧!



出生於1950年的王秀杞,畢業於國立藝專 (今國立台灣藝術大學) 雕塑學系,乃當代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大師之一。

農家子弟出身的王秀杞,明顯地反映在他的雕刻作品上頭:細膩的神韻捕捉,草根性濃烈,濃厚的傳統人文氣息,時刻散發著真誠、樸質的魅力。不同於楊英風、朱銘的現代風格,王秀杞選擇從自身成長經驗出發,走出了自我獨特的鄉土美學,亦感動了無數人。








踏入王秀杞夫婦細心照料的石雕園地,花木扶疏、綠意盎然,不同時期的石雕作品擺放錯落有致,有寫實、亦有抽象,猶如座儼然成形的露天博物館,光影也喜歡在此流連、嬉戲。

在王師母的陪同之下,我與王老師進行了「簡單」的採訪。熱茶相伴、歡談之餘,殊不知竟過了一整個上午。

王秀杞

Q:王老師您好。我最早是從一本旅遊書上得知您的資訊。您看,書上面寫著「王秀杞石雕公園」……

A:其實是私人雕塑藝術園,是我擺放作品的地方,並非公園,那是謬傳。這片園地是我家祖厝,也是我出生的地方──我們王家已經世代居住陽明山兩百多年了。過去這整片是種植草山橘的果園,後來為了進行創作,我便把這裡重新整理出來。


Q:草山橘?椪柑嗎?

A:四、五十年前是陽明山著名的特產,現在幾乎絕跡,新安里也只剩幾棵老果樹了。

Q:我剛剛前來的途中,看到此地曾有個很特別的別名,叫做「燒庚寮」。

A:這個地名清朝時期應該就有了,「燒庚」指的就是燒鹼,那是製作藍染過程的一個步驟;「寮」即是工寮的意思。

陽明山出產大菁,很多人不知道,藍染曾經也是陽明山著名的產業,當時三峽人還來這邊買大菁哩。只不過,三峽因為有文獻紀載,所以藍染的歷史得以保存。反倒現在已經沒什麼人記得陽明山有過藍染工業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Q:談到三峽,您在學生時期,曾經與李梅樹一同參與修建清水祖師廟。

A:李梅樹是國立藝專雕塑系的系主任,那時候正逢清水祖師廟的整建期間,所以我就去那裏打工兩年,主要是跟隨師傅前輩們一起,協助門神、浮雕的雕刻工作;中午休息沒事,就聽李梅樹他們講故事。

這些老師傅後來都成為著名國寶級藝師。像是負責木雕的黃龜理 (1903-1995),以及負責石雕的阿狗師,還有當時在系上任教的丘雲 (1916 -),我從他們身上學到許多實際操作的技巧與寶貴經驗。我也迷戀黃土水、羅丹、布爾代勒的作品……這些對我未來的雕塑之路影響很大。

Q:在國立藝專的這段時間,想必對您而言是最重要的一個時期。

A:學校主要是教「塑造」,這是基礎,但雕刻是必須要經過實作訓練的。在所有的藝術創作領域當中,雕塑是最辛苦、需要勞心勞力的技術。體力是其一,像米開朗基羅能做到八、九十歲,實屬特例;另外,耗費的時間也最長、失敗率大,只要一鑿錯,這件作品就壞了,可能就需要再重來了。

Q:老師是何時勾起對雕塑的興趣?

A:童年時期,我跟隨父母赴關渡宮參拜,看到廟中的龍柱、石獅、浮雕,都特別地喜歡去親近。望著龍柱一層又一層的精采布局,故事豐富,心想石頭居然可以刻成這樣!這是我對民俗雕塑留下的最大印象;後來讀書時,看到的到處都是蔣公、國父銅像──那時是四、五十年前,台灣的一般大眾還不大能分別雕塑的區別。直到進入國立藝專後,才開始接受有系統的雕塑教育。


Q:像楊英風、朱銘,都深受西方影響……。

A:楊英風曾赴義大利遊學,把那股風氣帶進了台灣;朱銘原本是在廟裡做木雕的,後來拜楊英風為師,風格就逐漸轉變。那時候出國並不容易,但我是這麼認為,我們能學習西方的技術,但要傳達出東方的「寫意」精神。

Q:林淵呢?

A:林淵是個很有趣的老人,他對我說過:「我敢做,你不敢做!」他是個退休老農,老了沒有事情做,就把石頭拿來敲鑿,打石為樂,借助自己以前看過的野台戲及鄉野奇譚等經驗,天馬行空地藉著石頭講故事。


Q:請老師談談個人的創作理念。

A:我著重於取材「生活」,偏好寫實。我出生自農業社會,童年隨著父親耕作、成長,所以作品自然就融入了自身熟悉的田園經驗、鄉土情懷。

像之前有來拜訪過我的王童導演,他的電影《稻草人》讓我很有共鳴。裏頭有個橋段是小孩聽說大人吃魚都不會將魚翻面,亦即表示飯後小孩子可以有魚吃;所以當那個巡警將魚翻過來時,小孩看著魚被吃掉,嚎啕大哭。那種感覺,是現今的小孩感受不到的。


Q:老師有偏愛的石材嗎?

A:我多是憑直覺來選擇石材的,觀音山石、白色大理石、奧羅拉石都是我常選用的石材。我最喜歡的是福建的青斗石。它的形式接近觀音山石,但是硬度上接近花崗岩,較硬,而且還會呈現青草般的色澤,典雅、耐看。

Q:觀音山遊客中心前的《龍的傳人》應該是老師最大型的一件石雕作品吧。

A:那是1996年的時候,受觀光局委託創作的,三層樓高,主題是要呈現台灣旅遊。外觀是以龍柱造形為基調,延伸至最高點抽象造形的龍首。作品由下而上分別闡述:孔子周遊列國,因為孔子做官不順、開始周遊列國,可謂中國古人旅遊的開始嘛!接下來是台灣各地著名景點、民俗節慶,最高點再以抽象的龍首遠望收尾,統合整體造形。

Q:是用觀音山石創作的?

A:對。這種觀音山本地產的石頭軟硬適中,是很好做雕刻的材料。缺點是太灰,接近水泥的顏色,但是很有台灣本土的味道,也耐看。


Q:我很喜歡《講古》這件作品。老師是怎麼發想這個主題的呢?

A:小時候,家中沒有電視,最了不起就是有台收音機,平常時,我們就會去聽村中的長輩說故事。那時有句俗語:「囝仔人,有耳無嘴」,意指老人講的都是對的,小孩子別隨便亂插嘴。

老長輩們常常會聽來一些故事,然後說給我們這些小孩子聽,無論是封神榜啦、三國啦、簡大獅啦,還是鬼故事、做人道理等等,我們都會聚精會神地聆聽。我把這個如今已經逝去、那個農業社會的年代特有的生活光景,記錄下來。1980年代左右,《講古》參加全省美展,記得還拿了個獎;國父紀念館那邊也現存一件《講古》。


Q:稍早在逛石雕園時,發現以小孩為主題的石雕不在少數。

A:因為我生了三個小孩,都很可愛 ()。小孩子是最沒心機、天真無邪的,所以當時就想到要做一系列的小孩,結果越做越有趣。


Q:親情也是老師偏愛創作的主題之一,尤其是母愛。

A:世界上古今中外,我認為最美、最偉大的愛的就是 「母愛」。謝東閔 (1908 - 2001,中華民國前副總統) 看到我一件得到石雕比賽首獎、母親餵嬰兒吃奶的作品,相當感動,他感嘆跑遍世界各地,從沒有看過其他雕刻家做這個主題的,卻在我這邊看到了。也因此我們認識、變成了好朋友,他常上山來找我聊天。

Q:所以老師是因為謝東閔的這番話,才繼續發展母愛這個命題嗎?

A:也不是百分之百。至少他說待在我這邊,最沒有壓力。因為我們從來不談政治,只是偶爾會問問他、關心而已,主要還是談藝術方面居多。


Q:那時應該是開黑頭轎車進來吧?

A:第一次來的時候,警察、隨扈一票來到這種鄉下地方,左鄰右舍都滿好奇的。後來常來以後,就還好了,沒有再大驚小怪了。呂秀蓮還是副總統時有來過,那個陣仗也是很大。

Q:近期有什麼創作計畫嗎?

A:我最近正在發展一個新的主題,叫做《愛的世界》。這個世界最基本的元素就是「愛」。

但是台灣社會感覺缺少了「愛」,像是兩岸之間的敵對關係,就是缺少了「愛」作為基礎。藝術的表現形式非常多,因為這個社會……說不好聽一點,有點過亂了。所以我才想以「愛」作為出發點,將「愛」發揚光大、讓大家產生愉快的感受,試圖找出一種屬於「愛」的方程式。

Q:像朱銘、林淵個別有美術館和牛耳石雕公園,老師有沒有成立美術館的打算?

A:我到過箱根雕刻之森、挪威奧斯陸參觀過他們的石雕公園,都很壯觀……當然吶,以後也是想在這裡弄個美術館,不過前提要先整理一下,現在這邊亂的跟個菜市場似的。


Q:老師的公共藝術作品遍布台灣、台北城市各個角落,例如淡水河畔的街貓小姐《忽忽》銅像、華陰街行人徒步區的《生活頌》等等,雖是「命題作文」、但都充滿對社會議題、生活周遭的深刻觀察及關懷。想請問老師對台灣當今公共藝術的看法?

A:台灣的公共藝術需要更著重於藝術性,以及與當地的歷史背景、人文環境結合,而非裝置藝術味道太過濃厚,僅是圖騰符號、趣味性,沒有太大意義的作品。像是中國的龍門石窟,羅丹的《地獄門》、《沉思者》,米開朗基羅的聖殿等,都屬於公共藝術,但是皆歷久不衰,因為它們無論藝術、技巧和內涵上,都相當的精采。

Q:這讓我想到101前面的那個LOVE,以及前幾年很紅的黃色小鴨,都是重於趣味性。

A:那也可說是個創舉──因為他們善於做廣告包裝,然後炒作出來的。但是這些作品只求「快感」,不容易讓人產生感動。

Q:那老師怎麼看待台灣民眾對公共藝術的看法呢?

A:見仁見智,各自表態,喜歡就接近,才是公共藝術的真正目的。

Q:謝謝老師!


◎王秀杞雕塑藝術園地址:新安路168號

◎聯絡電話:02-2861-2168 (為表尊重,造訪前請務必知會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