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2-11

【台北市】走訪松山文創園區 (松山菸廠)

這陣子,由於大巨蛋工程、台北文創弊案的紛紛擾擾,使得深陷其中的松山菸廠,受到國內前所未有的關注。儘管如此,這片碩果僅存、腹地遼闊的城市綠洲,依然是台北人午後漫步的絕佳遊賞名所。現在,讓我們遠離官商勾結云云的政治口水,放慢平時繁忙的步調,重新認識松山菸廠。


追溯松山菸廠的歷史,可得要從台灣菸草專賣制度開始談起 ── 台灣菸草專賣制度始於日據時期的1905年 (明治三十八年),菸草的種植、加工及銷售均在政府控管之下,是當時台灣總督府為彌補稅收不足而實施的財政措施。


1911年,日本人興建台北煙草工廠,專門負責菸草生產及加工製造。後因太平洋戰爭爆發,捲菸除供應本土市場所需,也外銷至華中、華南及南洋地區,供不應求,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乃於1937年在松山地區 (興雅830番地) 興建「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煙草工場」;台灣光復、改朝換代,更名為「台灣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」,一躍成為戰後最具代表性的菸廠。


佔地廣達十八公頃的松山菸廠,是台灣首座專業捲菸工廠,也是台灣現代化工業廠房的先驅。早年在規劃園區時,即引進歐洲「工業村」(Industry Village) 概念,不僅僅是考慮生產動線,還設置宿舍、食堂、公共浴池、育嬰室等,同時還騰出大片腹地用以修築庭園及蓮花池,栽植各種熱帶園藝植物,重視員工福祉與生活環境


五十多年餘的產製歲月裡,香蕉、新樂園、雙喜、長壽、金馬、寶島...等多達四十餘種的香菸品牌,均是出自此地,各個質優價中,深受消費者喜愛。全盛時期,員工數曾高達1800人,年產值逾新台幣210億元,對國家財政收益貢獻非凡。

後來因香菸市場競爭力下降等故,松山菸廠為精簡人事,1998年宣布停止生產,從而正式走入歷史。三年後,市政府將松山菸廠登錄第九十九處市定古蹟;2011年,松山文創園區對外營運,開啟百年菸廠的另一個春天。


菸廠整體的建築風格屬日本初現代主義」作品,強調水平視線,形式簡潔典雅,線條流利,面磚、琉璃及銅釘均為特別定製的建材,做工精細,堪稱彼時工業廠房楷模。



步出捷運國父紀念館站,循著光復南路北行,右側即是近幾個月爭議不斷的巨蛋工地;從市民大道轉至昔日為鐵路支線的菸廠路,進入園區。


方走進松菸,就像是誤闖了深山密林,樹蔭蔥鬱迷人,陽光掩映、群鳥嚶鳴,直到遠方的巨蛋工地傳來的鏗鏘聲響,才將我拉回現實。右手邊整齊劃一的白色帳篷,猶如風帆般,正準備蓄勢待發,敞篷飛翔 ──這裡是東西好文創市集,西門町紅樓露天市集的「分店」。顧名思義,「東」「西」好的命名用意,耐人尋味。

從北到南,台灣近些年來興起了市集熱,吸引越來越多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創作者風雲際會,彼此腦力激盪,撞出不少亮麗耀眼的火花。但我認為,能否永續經營,才是市集應當面對的重大考驗。

與紅樓一樣,同樣是與市定古蹟比鄰的東西好文創市集,致力開拓人文與創意的結合,至今依舊秉持著這份初衷,讓市集不僅僅是一處創意交流的空間,進而成為一種生活的美學態度。




市集裡琳瑯滿目的創意商品及各式各樣的手作配件,看得叫人目不轉睛。轉眼間,冬陽輕柔地透過樹梢,灑落在平坦好走的石砌鋪磚,每個人的影子都拉的好長好長,好似是光影想跟我們玩遊戲呢!



隱身於市集之中,有幢小巧可愛的日式小屋 ── 檢查哨,乍看之下毫不起眼,它可是經市政府登錄保存的歷史建築呢!聞其名,功能清楚明瞭,相當於今日常見的警衛室。當年為避免員工私自挾帶菸品,員工下班時都得經此排隊檢查。一旁的光復南路汽車出入口正因大巨蛋施工而封閉著。


走過市集旁的迎賓小圓環,高聳挺拔的辦公廳舍出現在眼前。



同樣屬市定古蹟的辦公廳舍,是菸廠主管、長官的辦公場所,以及貴賓蒞臨開會之休憩空間,至今仍是園區的行政管理中心。2005年,陳正道執導的恐怖片《宅變》即以crane的調度拍攝這幢建築,做為影片的開場。





信步踏入辦公廳舍,是不是發現左右兩側排開的優美長廊,很是熟悉?沒錯!陳國富執導的《雙瞳》裏頭潮濕陰暗的警察辦公室,梁家輝、戴立忍等演員穿梭其中,便是在此取景。


一樓現是號稱繼德國埃森、新加坡之後,全球第三、華人首座的紅點設計博物館,對面的偌大空間則為設計‧點商品專賣店。


Cafe Sole日出印象咖啡館的進駐,總令長廊飄逸著迷人的咖啡香。


走出辦公廳舍的穿堂,即來到與製菸工廠交界處的小廣場。製菸工廠西向的台灣設計館,是2011年台北世界設計大展的主要展場之一,象徵歷史的古蹟建築與創新思維隔空喊話,新舊並存,達到了一種奇妙的平衡。


襯著藍天白雲,悠遊於靜謐怡人的松山菸廠,好不愜意!


1940年代興建的一號至五號倉庫群,騰空的運輸軌道連結製菸工廠,見證著過去製菸全盛時期的黃金年代。如今,這些倉儲廠房蛻變為台北熱門的藝文展覽場地,不少大展都選擇於此開辦。


製菸工廠是菸廠古蹟當中佔地最廣的雙層建築,若能從空中俯瞰,會發現它呈現的是一個方正的「日」字。




製菸工廠的中庭是一處闢於光復初期、綠蔭扶疏的巴洛克花園,四周點綴著姿態優雅、據說是根據女員工模樣雕塑的「女神」雕像,還有一座泉水源源不絕的噴水池,氛圍一點也沒有工廠該有的肅穆,舒適優美的氣氛,讓人流連忘返,值得帶本好書,找處林蔭下閒讀,耗上一整個慵懶的午後時光。





晚香園,是巴洛克花園的本名。





東向製菸工廠還有個能夠深入瞭解菸廠歷史的小天地,那就是松菸小賣所


結合咖啡、展覽與紀念品店性質的小賣所,展出許多松菸珍貴的骨董級文物,彷彿引領著遊客穿越時光隧道,遙想當年員工是如何度過一日的,充滿濃厚懷舊氣息



踏出小賣所、往生態池方向移動,擁抱在綠意當中的育嬰室頓時吸引住我的目光。


如今,這幢油漆著國防色的和風木造建築改裝成閱樂書店,甚至近期還在偶像劇裡擔綱重要配角呢!想必未來將會有不少影迷特地前來朝聖。




生態池畔的歷史建築機械修理廠,現在是琉璃工房經營的Liuli Cafe。


鍋爐房是菸廠的動力來源,那高聳入雲的煙囪,曾是東區早年極為重要的地景。惟受到大巨蛋工程的影響,地層下陷,煙囪傾斜的狀況愈來愈嚴重;近期更慘遭震壞,導致煙囪頂的石塊崩落,讓人心疼不已,更加不齒財團對於古蹟維護的蔑視!


過去蓄水消防用的蓮花池,如今是生機盎然的生態池,可謂東區璀璨的綠寶石。








望著湖中信義區的樓廈倒影,隱約之中,台北曼哈頓儼然成形。


在我眼裡,別提說是伊東豐雄操刀設計,台北文創大樓突兀地立於古蹟廠房群間,猶如格格不入的商業「小怪物」。為什麼說是小怪物?因為還有大巨蛋、旅館、購物商場...等「大怪物」們,拔山倒樹而來!對比之下,這小怪物無疑可愛多了。



「來去逛松菸誠品!」松菸幾乎與誠品、吳寶春麵包畫上了等號,追求時尚潮流的年輕人趨之若鶩。但這真的是「文創」的本意所在嗎?「文創」實際追求的本質是什麼?在炒熱這個字眼的同時,有沒有人去仔細思考過呢?


黑夜降臨,松菸誠品依舊燈火通明、遊人如織,而一旁的松山菸廠早早打烊,歸于寂靜。這番對比,或許多少能反映多數人心目中文創的定義吧!


【旅行地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