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-02-21

【台北市】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

「哪泥?原來這裡開放囉?」

某年某月某日,忘記是為了啥事,騎著機車從愛國西路繞進綠樹成蔭的南昌路,一幢醒目的紅磚建築吸引住我的目光。我在外頭探了探,看到廣場裏頭停著數台工程車,看似正在大興土木。那時我猜想,或許以後會是新的展覽空間也說不定。果不其然,原來這裡就是國立臺灣博物館近期努力打廣告的「南門園區」!而且去年11月就開始營運了......哇哩咧!只能嘆我得知消息的速度不大靈通啊。


與菸酒專賣局比鄰而居的南門園區,舊稱南門工場,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899年──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四年後。橫跨整個日治時期,南門工場是樟腦、鴉片兩大專賣品的重要生產基地,也是當時全台灣唯一的公營樟腦加工廠。




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洗禮,南門工場被國民政府徵收、改制為台灣省樟腦廠。直到1967年樟腦開放民營,工場面臨陸續停工、拆除的危機。


這些佔原有工場面積不到八分之一的僅存建物,已於1998年登錄國定古蹟;經過多年的研究考察、修復策畫,終於在2013年結束之際「臺博館南門園區」之姿與世人見面。



表情滿欠打的石椅。

南門園區可以說是中正區觀光圈的中繼站,與鄰近的觀光景點連成一氣。無論是從捷運中正紀念堂站,還是南門市場、植物園步行來此,都稱得上方便。


微妙的洞洞藝術裝置,有密集恐懼症者看了應該......



和之前舊土地銀行活化成自然史博物館一樣,南門工場則定位為產業史博物館。南門園區得利於擁有大片廣場,正前方雖有中央銀行等極具威嚴意象的辦公樓廈環繞,逛起來卻毫無壓力,反而多了分愜意的自在感。





紅樓,據參觀簡介上所示,這幢建築紅磚外牆上綴飾著水瓶白色飾帶般的設計風格,應是受到建築師辰野金吾 (1854-1919) 的「辰野式」風格影響。辰野是日本第一代建築師,他的學生來台發展的不在少數,其中包括著名的近藤十郎及森山松之助。


紅樓現在是南門園區的常設展館,而連帶附設的荷造場則改裝成紀念品坊及餐廳,並以「呦呦」命名 ── 呦呦是雕塑名家楊英風 (1926-1997) 的暱稱,頗有與不遠處的楊英風美術館遙相呼應之意;當然,餐廳中央不免俗地要陳設大師生前的木雕作品《古木參天》。

進館收費:全票20元,軍公教10元。




走進展場四處看看,逛累了就坐下來、觀賞日據後期拍攝的新聞宣傳片,相信能對近代台灣樟腦產業發展史有初步認識。




過去紅樓的電梯機坑遺跡,惜現已不付存。



隨著階梯踏上二樓特展「毛毛的洞洞國之旅」,專談有機農業的。孩童們的嘻鬧聲傳入耳中,追趕跑跳碰,想必都樂在其中唄!



小而美的小白宮,跟淡水的小白宮不同款喔!這幢是台灣少見的明治時代風格的石造建築。之所以會叫小白宮,是因為它的外觀偏向淺黃白色,故得名「白樓仔」或「小白宮」。其實我覺得「白樓仔」這名字比較可愛,嘻嘻。



小白宮外牆由取自清代台北城城牆的唭哩岸石與紅磚混搭組成,穩重典雅。




今天小白宮裏頭正在展出新生代創意設計展。抬頭看看龐大的檜木屋架,簡介紀載著當時拆解、修復屋頂的複雜程度,煞費匠師們不少苦心。


哇!樂高模型的南門園區耶!還原度超高!難道是在為最近新上檔的電影造勢嗎?



小白宮後面是座綠意盎然的迷你公園。微風徐徐、樹影婆娑,喧囂雜音全隔絕於外,讓忙碌的城市有一處喘息的空間。



園裡有保存一小段工場時期的輕便台車軌道,2009年才方得重見天日,相當難得。


以前做為消防用水的儲水槽,如今變成獨樹一幟的噴水池。





公園尾端的遺構區,徒剩地基,至於建築是什麼樣貌,恐怕已經難以復原了。

很慶幸台北又增添一處值得造訪的人文新景點。據說北門那邊的舊鐵路局本部也是由臺博館負責,準備要以鐵路博物館粉墨登場。但至今好像沒有動靜?總之,還是先期待一下!


◎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

地址:台北市南昌路一段1號
開放時間:6:00am - 10pm (週一至週日);展館為9:30am - 19:00pm (週二至週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