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-06-06

【台北市】紗帽山

位處陽明山國家公園西南方的紗帽山,海拔高度634公尺,屬七星山的寄生火山。《淡水府志》中紀載:「紗帽山在大屯山界,孤高峭立,以形峭故名。」因其渾圓的山形,狀似清代官員的烏紗帽,故得此稱。


日據時期,紗帽山原是草山著名的遊覽名勝;不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,卻成為名聞遐邇的「毒蛇山」。


當時日軍進攻南洋,官兵多半遭當地各類毒蛇咬死,為了研究防止毒蛇傷人命,軍閥將南洋蒐羅的各類毒蛇運抵台灣,在草山成立毒蛇研究所。光復後,研究員將毒蛇放生紗帽山。時至今日,紗帽山「毒蛇出沒」的傳言時有所聞。


多數登山客攀爬紗帽山,大多是作為天母古道的附屬路線,這樣不但有所成就感,下山之後還能順道至前山公園乘涼、泡個溫泉,何樂不為?

迥異於其他遊客的登山方式,我選擇從前山公園旁的登山口起登。主要是因為從這兒登頂的路徑較短、好走,沿途的可看性也高。

紗帽路 (陽投公路)
梅雨季節尚未報到,卻已有炎夏之感。遊走在楓香樹夾道的林蔭山道,眼觀綠意、耳畔蟬聲隆隆,倍感舒適、悠閒。待秋季來臨、楓紅之際,想必此條山路會更加地「楓」情萬種。




唯獨可惜的是,前山公園大興土木,陽明湖畔的公共溫泉浴場也正在重新整修,實在是煞風景。陽明湖對面即為登山口,右側民宅是間理髮廳,價格經濟實惠。


古意盎然的山徑緩坡,和和緩緩,並不難走。望著腳底下長滿地衣的石階,與歷史對晤,遙想早年遊客泡完溫泉後,拾級而上、準備登高望遠的期待心境。



隨蜿蜒石階深入密林,樹蔭遮天,陽光不時透過樹梢縫隙、灑下金粉,腳邊則不時有麗紋石龍子等迅速溜過,為杳無人煙的步道添增幾分驚喜。

嘿!

看這裡!看這裡!
1911年 (明治44年),日本殖民政府在紗帽山、七星山和大屯山展開小規模的造林運動,樹種多以琉球松、黑松、楓香、柳杉、相思樹、山櫻花為主;1924年 (大正13年) 擴大造林、籌備大屯國立公園,即今陽明山國家公園前身。這項計畫直到日本戰敗而告吹。



步道沿途成片茂密的栗蕨。

結束一路陡上的石階,最終來到視野開闊處,這一片是過去人工造林的殘跡,處處可見黑松、柳杉等樹種。


遍尋不著陳何界碑,反倒是見到百年古墓。旗桿座就位在步道旁,很難不注意到,後有一羊腸小徑直通墓地。



傳說紗帽山風水極佳,因此有人在此築墓,而這座陳霞林的祖母墓園最為知名,富有神秘色彩。陳霞林是晚清大稻埕著名士紳,於1855年 (咸豐五年) 考中舉人,乃一書香世家。在墓地的右手方還有座婢女墓,上頭竟書寫「烈婢」。會使用這樣字眼真耐人尋味。

烈婢?陪葬?

建於道光年間的陳霞林祖母墓。


離開古墓,沿著平坦的步道續行,轉頭一望,發現這兒幾乎快被栗蕨給占領了。而耳邊則不時傳來嗡嗡巨響,如雷貫耳,想必是虎頭蜂窩 (沿路遇到不少虎頭蜂),嚇得我決定加緊腳步。


栗蕨叢生。


步道途中的人工造景遺跡。





經過路旁又一古墓,大約十多分鐘即抵達紗帽山頂的展望台。



舉目眺望,青翠蓊鬱的名山群盡收眼底。先前被虎頭蜂嚇得魂飛魄散的心情,頓時明朗許多。



中山樓

國家公園遊客中心

左側隱密森林之中的國防色建築,為陽明書屋。
開闊的山頭,兩邊的芒草長的比人高。

離開觀景台繼續往前走,不久後就能找到紗帽山的三角點。


在下山之前,還會經過一座舊日的涼亭遺跡,名曰太子亭。顧名思義,難道曾經訪台巡視的裕仁皇太子有親臨此地嗎?事實上並沒有,但很有可能是為了歡迎皇太子所建造的觀景涼亭。



儘管這座涼亭未能達成任務,不過倒是紗帽山早年作為風景名勝的見證。


告別太子亭,接著就是一路極陡下山。石塊很小,又終年濕滑,我只好一步一步踏穩才敢走下一階。








路途當中,遇到不少從天母古道直攻而來的登山客。大約花了近半個小時時間「下山」,終於抵達大埔登山口。



最後沿著陽投公路,走回前山公園登山口。

傳說中(?)的天母水源地

文化大學
每回經過陽投公路,大多是騎車匆匆掠過。這次徐徐漫步,發覺這條景觀公路也是挺美的,只是鮮少有人願意緩下腳步罷了!

【旅行地圖】


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紗帽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