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9-12

【花蓮市】續遊溝仔尾.瓊崖海棠綠色隧道

「啊啊!這就是溝仔尾呀!」
「是啊!」車伕指著旁邊一條水污污的圳溝。「因為正在這大溝仔的尾端,所以大家就管這地區叫溝仔尾。」

這段節錄自王禎和小說《玫瑰玫瑰我愛你》的文字,鮮活地點出溝仔尾的地理特色。所有故事,都圍繞著這條大水圳展開。

從前,這條圳溝清澈見魚。在日本人市町建設規畫下,水圳兩側遍植楊柳,素樸典雅的洗石子小橋銜接對岸,猶如迷你京都風景畫再現。又因地鄰舊火車站,人潮間接帶動了商機,經商來往在此匯聚,乃花蓮市最熱鬧的商業娛樂中心;台灣光復後,溝仔尾繁華不減當年,但人們為了擴展更多生活空間,便開始與水圳「爭地」── 圳溝慘遭加蓋,垃圾汙染隨之襲來,成為人們避而遠之的臭水溝。


「每條街每條路都有查某,查某都在兩街路邊站著,一個挨一個,排好長,你甘知!……滿街就聽到她們叫:來來來,來遊戲嘛!去去去,去買票嘛!……看到日本人客,那些賺吃的都會先來一句:伊來協你慢洩(日諧音:請進來坐!——然後就緊抓人家衣服不肯放……」

五、六零年代的溝仔尾,茶室、戲院、酒吧、旅館,非法經營的私娼寮處處林立,無論是鄉音濃厚的外省人、日語「輪轉」的本地人與原住民,還是隨著越戰來台度假的美軍也好,都曾於這處戰後形成的「溫柔鄉」裡流連往返。該說是幸還是不幸?張愛玲、王禎和、陳克華等等,這些享譽華人文壇的名家,都為溝仔尾留下不少精采實錄,足以讓後人揣測溝仔尾的繁華榮景。

以新詩聞名、自己著迷過的陳黎,同樣是花蓮出生的著名作家。他曾寫道:

「那時更生日報天天上演著勒索、械鬥,嫖客與妓女的愛情故事……


風光了近半世紀,但這一切隨著舊火車站遷移他處,鉛華洗盡。如今漫步在溝仔尾街區,只能感受到鄉村般的寧靜,已經感受不到當年風情萬種的異國風情了。歷史悠久的旅社和新型態的商旅比鄰而居,南京街的日式老屋和手繪看板,老先生在亭仔腳下發楞,應是那段紙醉金迷年代的見證者吧!


從廟口紅茶往遠山的方向走,重返花蓮市「金三角」,昨日夜遊的花蓮舊酒廠就在這裡。張愛玲與王禎和合照的金茂照相館也在附近,楊牧老家亦位居不遠處的巷弄裡……。若有人能開發張花蓮市文學地圖,供旅人按圖索驥之用,那該有多好哇!




這次吸引我目光的,是酒廠一隅的魚鱗式木造街屋,褪色的手寫招牌「木三鐵店」,古色古香,挺有味道。


木三鐵店所位處的中華路,昔日曾是著名的「打鐵一條街」。在過去花蓮礦業發達的六、七十年代,中華路上曾有多家手工打鐵店。但隨著礦業沒落、機器發達,打鐵店也漸漸消失,如今就只剩下木三鐵店了。





早晨的花蓮文化創意園區,顯得特別恬靜。


折返,繼續在溝仔尾的街巷裡探險。最終,我們來到了溝仔尾地名的發源地 ── 那條大圳溝,如今已經加蓋成了停車場。2014年6月,花蓮縣政府以促進地方觀光名義,將這條具有歷史意義的圳溝蠻橫地灌入水泥,拆解石橋遷移他處,破壞得面目全非。據說,這裡要規劃成香榭大道,吸引國際觀光客。但是事過兩年,仍然不見蹤影,這難道不是詐欺?又是個為了利益,罔顧城市發展史的經典案例,台灣政客永遠學不會的!

若能妥善重新打造這條水圳,不但具有文史價值,亦能增加親水空間,潛力無可限量。只是卻被短視近利的高官惡搞,這不僅是花蓮市民的損失,也是文史工作者永恆的遺憾。





圳溝兩側,仍可見到當年繁華的蛛絲馬跡。呈現荒廢狀態的舊遠東百貨,海埔蚵仔煎依舊人氣紅不讓,一間間店名有趣的傳統西服社,生意應該大不如前。





全盛時期的溝仔尾,電影院可是多達到五、六家之多。位於圳溝畔的豪華大戲院,過去叫做「文明戲院」,原是演布袋戲為主,最初只是間木造房屋,後來改建成鋼筋混泥土建築後,成為當地看二輪片的娛樂場所。如今戲院歇業了,徒留空屋供人追憶,懷念這間「新天堂樂園」帶給過影癡們的美妙時光。



從水圳遺址轉進福建街,經過幾間斑駁卻古意盎然的老街屋,發現自己已經接近花蓮火車站舊址。車站主體已於1992年拆除,其周邊附屬的建築如花蓮港出張所、鐵路醫院、招待所等等,經過文建會核定為歷史建築,後再由縣政府整頓規劃成鐵道文化園區,裡面尚可見到幾輛蒸汽火車頭及鐵道遺址。




離開古木參天的鐵道園區,不遠處為東大門夜市和「石來運轉」噴泉。看這附近的地貌,應當是昔日火車站的站前廣場。

自己覺得這座噴泉俗氣透了,簡直就是八零年代中小企業老闆鍾愛的盆景「放大」版,毫無美學品味可言。左後方有八十餘年的對稱老洋樓,曾經是花蓮港許多重要運輸企業的根據地,如今由手創品牌阿之寶進駐。



當年搭乘長途火車、風塵僕僕抵達花蓮市的旅客,多會選擇車站附近的金龍大旅社投宿。據說是「花蓮音樂之父」郭子究從屏東來到花蓮時的第一個落角處。




循中山路續行,再轉軒轅路,緩坡直上花崗山,來到了交叉口處的花崗國中,作家陳黎曾在這邊擔任英文教師一段時間。


花崗國中對面的明禮路,是花蓮頗為馳名的綠色隧道。1909年,日本殖民政府為了慶祝台灣總督府花蓮港醫院落成,栽種了數十株瓊崖海棠以示紀念。經過百年餘,各個高齡碩大的瓊崖海棠,連綿成蔭近350米,雄偉壯觀。

瓊崖海棠是本地少見的行道樹種,明禮路應是全台唯一一條瓊崖海棠綠廊吧。一個世紀過去了,花蓮醫院仍佇立於此,老樹爺爺排排站,一如往常,精神奕奕地向每個路過的民眾道早安,迎接全新的一天!





【旅行地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