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-11-24

在華山遇見伍迪艾倫


Woody Allen先生,您好嗎?

這是我第二次在戲院裡看您的新作,《藍色茉莉》。等不到侯孝賢的武林世界,您和庫伯力克的作品倒成為我的精神食糧。

作為新世代的影迷,或許認識您有些晚,當您橫空出世的時候,我就像《性愛寶典》裡的精子,喔不,我在宇宙的哪兒都不知道呢!不過,我可以大聲地說,我已看遍了您五十多部、由早年到近期的電影作品,還有您主演的若干影片。

在我的心目中,《開羅紫玫瑰》、《那個時代》、《漢娜姊妹》、《賢伉儷》很是傑出,《安妮霍爾》不如《曼哈頓》、《我心深處》,甚至很多影迷不喜歡、訕笑您江郎才盡的《大家都說我愛你》,我卻異常喜愛。儘管偶然會有小小的挑剔,但更重要的是您一年一部的產量堅持,更讓我感慨,這紛擾的世界上竟然還存在著那麼多話要說的猶太知識份子,而且越拍越年輕。



我手裡拿著咖啡紙杯,一邊啜飲著、一面折服於凱特布蘭琪在戲中的演技。您在《呆頭鵝》裡,不也是凝望著英格麗褒曼的臉龐、瞠目結舌嗎?燈光亮起,眾人紛紛散場,我卻緊貼在鮮紅色的靠椅上,惶恐地站不起身。我好想像您一樣,神經質但靦腆,嘴巴隨時掛著一句I'm Panic,說自己的精神狀況遇到問題、看個精神醫生,與那麼多像極伯格曼電影中的謬思來來往往,談一場紐約式的戀愛。






理所當然這是不可能的。因為這裡不是紐約,這裡是台北。如果那麼多人都像您戀愛至上的話,可能早已被儒家荼毒的道德觀念所批鬥。走出戲院、夜深的華山,斑駁牆面任由藤蔓肆意攀爬,幾乎裹住了百年酒廠的老廠房;霓虹招牌閃耀的街角,圍坐在吧檯的人們不知是否正在談論劇本,企圖搞出另一齣《美蓮達與美蓮達》;閑散的遊人,成雙成對的居多。那些在燈火闌珊處、狹長變形的影子,彷彿是從德國表現主義影片裡遊走出來的魂魄......。

沒了伍迪艾倫的喋喋不休,只剩下孤獨的寂寞。